三星堆考古再“上新”:出土文物上万件,七八号坑最惊艳

原标题:三星堆考古再上新:出土文物上万件,七八号坑最惊艳

6月13日,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通报了更多阶段性成果。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从三星堆博物馆新闻通气会上获悉,截至今年5月,三星堆新发掘的K3、K4、K5、K6祭祀坑已结束野外发掘,K7、K8祭祀坑正在进行埋藏文物提取阶段。6座坑共计出土编号文物近13000件,其中相对完整的文物3155件。

▲6月13日,三星堆发布最新考古成果。图片来源/三星堆博物馆

▲6月13日,三星堆发布最新考古成果。图片来源/三星堆博物馆

(K7、K8)埋藏文物不仅数量非常丰富,而且很多是之前没有见过的,整个体量也比较大。相关负责人介绍,K7、K8祭祀坑预计今年10月结束野外挖掘工作,最迟不会超过明年春节。

▲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埋藏年代确认为商代晚期

三星堆遗址考古相关负责人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2020年至2022年,三星堆祭祀区共计开展发掘面积1834平方米,基本确认了祭祀区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的长方形分布范围,与北侧紧邻的三星堆城墙平行,面积将近13000平方米。

研究认为,祭祀区内分布的商代遗存均与祭祀活动有关,包括1986年发掘的一号坑、二号坑以及本次新发现的6座坑,在这8座坑的周边分布着矩形沟槽、小型圆形或矩形祭祀坑,以及南侧的灰沟、西北部的建筑。西北部的建筑平面呈长方形,面积仅80余平方米,建造程序复杂,因紧邻分布着相似建筑,故该建筑很有可能属于大型建筑群的一部分。

▲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介绍,灰沟、建筑基础以及小型祭祀坑出土有金器、领铜瑗、跪坐石虎、跪坐石人、石琮、石璧、玉凿、绿松石和象牙等珍贵文物。在现有祭祀区表面堆积之下,还分布着埋藏整根象牙或相对完整玉石器的祭祀坑,这表明该祭祀区延续使用时间较长,目前发掘的6座新坑为代表的祭祀遗存,为该祭祀区偏晚阶段遗存。

祭祀区之外的区域以及祭祀区叠压的早期堆积,均发现居住遗存,夹杂较多灰烬、烧土颗粒和破碎陶器,被祭祀区叠压的居住遗存年代最晚距今约3800-3700年,祭祀区之外且叠压祭祀区的居住遗存,年代最早距今约3000年。

考古队对近200个样品进行了碳14测年,测年数据集中在公元前1131年至1012年,除五号坑和六号坑年代稍晚之外,3号坑、4号坑、7号坑、8号坑的埋藏年代一致,为商代晚期,距今约3200年至3000年,解决了过去30年来关于祭祀坑埋藏年代的争议。

▲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6座新坑出土文物13000件

据介绍,截至2022年5月,K3、K4、K5、K6已经结束野外发掘,其中K3、K4进入整理阶段,K5、K6正在开展实验室考古清理,K7、K8正在进行埋藏文物提取阶段。

各坑的埋藏堆积,除了K5和K6在填土堆积之下只有一层埋藏文物之外。其余几个大坑以K7相对简单,直接在填土之下掩埋象牙和薄片状为主的金器、铜器和玉石器,K3、K4在象牙堆积和填土堆积之间均有一层灰烬。不过K4的灰烬遍布全坑,而K3的灰烬层只分布于坑东北部。K8堆积最为复杂,先是埋藏众多大小不一、质地各异的铜器等,之后埋藏大量象牙,再之后于南、北两侧填充夹杂红烧土块的黄褐色粉沙土,之后铺满整坑灰烬,再之上填充夹杂大块红烧土和石磬碎块的黄褐色粉沙土,最后填土掩埋。

▲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此次新发掘的6座坑共计出土编号文物近13000件,其中相对完整的文物3155件。K3出土1293件,包括铜器764件、金器104件、玉器207件、石器88件、陶器11件、象牙104件、其他15件;K4出土79件,包括铜器21件、玉器9件、陶器2件、象牙47件;K5提取23件,铜器2件、金器19件、玉器2件;K6只出土两件玉器。K7出土706件,包括铜器383件、金器52件、玉器140件、石器1件、象牙62件、其他68件;K8出土1052件,包括铜器68件、金器368件、玉器205件、石器34件、象牙377件。

▲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图片来源/新华社

七八号坑文物丰富且前所未见

此次备受关注的K7坑中,考古人员发现了有龟背形网格状器、铜顶璋龙形饰、三孔玉璧形器;K8坑有金面罩铜头像、顶尊蛇身铜人像、铜神坛、铜巨型神兽、铜龙、铜立人像、铜戴象牙立人像、铜猪鼻龙形器、铜神殿形器盖、石磬等。

▲6月13日,专家介绍此次考古新成果。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7号坑目前提取了大概1/3,除了龟背形网格状器,还发现有一些特殊事物,比如出现了龙头装饰的文物,龙头上还立有器物,这种造型在以前是没有见到过的。K8埋藏文物的提取才刚刚开始,所以现在遗留在坑里边的埋藏物还非常多。大家可以感受到,坑里埋藏的文物不仅数量非常丰富,而且有很多是之前没有见过的,体量也比较大,比如顶尊蛇身铜人像。三星堆遗址考古相关负责人介绍,其中不少文物集合了本地因素和中原等地区的商文化因素和先进文化因素,这再一次生动地展示,古蜀文明是中华文明重要组成部分。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