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汽车发新车,是大反攻,还是真“诈尸”?

前途汽车在6月份发了自己的第二款车,网友们的反应比较统一:前途汽车,还活着呢?

前途汽车复活,除了那些被前途汽车欠了营销费用的媒体老师们,估计只剩下前途的老板陆群了。

6月6号早上,就在前途汽车发第二款新车的那天,陆群在朋友圈里表达了自己的兴奋之情:芒种、诺曼底登陆被陆群当成好日子的征兆。

看来陆群也知道,到底是真的复活,还是诈尸,结果,就在这款车上面。

从头像上看,陆群相当念旧,头像还是四年前的前途K50。

情感导师说,怀念前任的原因,要不是怀念当时的自己,要不就是继任不太好。

对于陆群来说,前途K50发布时的那段日子,当然值得怀念,现在的他,用焦头烂额来形容也不为过。

前途K50最低售价:75.43万起

前几天,猎豹汽车的破产清算出了结果。

衡阳弘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电新能源)被确定为唯一重整投资人,弘电新能源将以投入8亿元清偿债务为代价,取得长丰系6家公司相应的资产。

在长丰系的6家公司中,有一家公司名叫长城华冠,和前途汽车的母公司长城华冠撞了脸。

事实证明,此长城华冠非彼长城华冠,一个叫北京长城华冠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前途汽车母公司的全称为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而这两家长城冠华,都是陆群创立的。

虽然现在这家破产重组的长城冠华已经和陆群没什么关系,但是,曾经的亲生儿子过继给了人家之后,生活无以为继;自己留下的亲生儿子还属于没有前途的阶段。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念念不忘,只不过因为是现任不够好。

说完八卦,聊聊前途的新车前途K20。

对于K20,用户的评价很有意思。

第一类是务实类的,说这款车简直是神仙跑车:160kW(217马力)前后双电机四驱、零百加速4.7秒、前后双叉臂悬挂、整车重量仅780kg的双门纯电轿跑,但是预售价只要8.68-14.98万元,199元即可下订。

反正这么便宜,随便搞一辆来玩玩,这样的留言似乎代表了这一类用户的态度——高配置,低价格,买了不亏。

第二类是精神类的,这一类人不一定会下单,但是绝对是在精神上支持的。

极速拍档Jacky说这就是他想造的车,满足烂仔玩家所有想象的一台Kit Car……我希望我真的有一天我能把这车造出来。

而曾任蔚来汽车公关总监的一苒说,建议大家去看到年轻人背后的诉求……造车大户能有机会腾出精力做这样的车。

还有一类是看了发布会想退订的——以前途目前的名气,如果不感兴趣,基本上不会点开发布会。

前途K20的发布会,简直是三年前梦想的实现。

之所以这么说,是如果三年前看到这场发布会,那么很可能得出先锋的结论,现在,只能得到一个土字。

且不说观看人数不足1万人(看看一个月后财大气粗的罗CEO,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前途没有钱),大杂烩风格的发布会,先唱戏再唱rap,对于用户的认知显然是几年前的,或者说,干脆拿了几年前的策划案,现在有钱了直接落地执行。

毕竟,这款K20最早在2019年的上海车展发布。

按照正常的节奏,发布之后,很快就应该开启预售,但是,前途汽车没钱了,于是,一切就陷入了漫长的等待。

就连定金是199,都满满是时代的眼泪,毕竟,当年小黄车的押金,也是199。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前途汽车依然缺钱。

无论是用户,还是媒体,谁都没摸到前途K20的真新车;而一般会实时更新的官网还停留在2018年,官网上没有任何关于K20的咨询。

现在的K20的消息,都属于大家猜测:发布会上介绍说,前途K20,采用了碳纤维强化技术、聚碳酸酯复合材料和2.0空间框架三个卖点,但是具体是什么技术、材料、框架,大众一无所知。

只有个别媒体,根据最高续航500km,推算这款车搭载了50kWh的电池组,重量接近300kg,而除去电池的整车质量不到500kg,相当于两辆摩托车的重量。

放在其他车企,早就好好介绍自家车的技术和材料了。

但是,在前途这里,只能是那场发布会上的只言片语。

有人拿前途汽车对比蔚来汽车,第一款车都是超前的跑车,或者还有现在大卖特卖的特斯拉,但是特斯拉和蔚来汽车都跑了出来,这有前途汽车还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历史。

最后的结论,是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了前途汽车的挡风玻璃上,让前途汽车趴了窝。

这种论断真的不太公允,时代的沙,也落在了蔚来上,为啥蔚来就开车上路了呢?

关键原因,是选的路对不对。

蔚来第一款车是蔚来EP9,号称电动超级跑车,2016年11月首发。

第一批6辆车主是马化腾、刘强东、雷军等6位创始投资人。之后关于蔚来EP9的消息,都是在秀肌肉——刷新了多条赛道的纪录。

换句话说,这款车,蔚来就没打算卖给大众,要的是名气和品牌价值,秀的是蔚来的研发能力。

蔚来,根本没指着这款车能回多少款。

一年之后,蔚来真正面对大众的车ES8上市,才算真正进入大众市场厮杀。

反观前途第一款车,2015年4月,前途K50工程样车就亮相了上海车展,到了2018年6月,作为首款量产车正式下线。

起售价高达68.68万,给前途汽车的品牌价值奠定了基调,也导致了不会大卖的结局。

此时,蔚来ES8已经上市了半年。

前途,并没有赶上最好的时间。

到了2019年,时代的沙落在了每一家新造车的车顶上。

融了五次资的长城华冠也没钱了,到了2020年初,前途汽车业绩暴雷,甚至被爆出了拖欠员工工资。

现在K20似乎完全忘记了K50的存在,以8.68万的起售价,直接杀入了最亲民的赛道。

当然,更重要的是,坊间传闻,前途汽车完成了T轮融资——前途汽车,有钱了。

现在问题来了,价格亲民,但是仍然属于小众人群的电动跑车K20,能不能达到预想的目的。毕竟,预售已经开启了一个月,但是前途汽车,仍然没有宣布下定数据。

前途K20,真的跑在了正确的路上了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