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电气:三年弹指一挥间(下)

风险提示

以下内容均为基于事实大开脑洞后的结果,当作听故事会就好。

正文

在1月底完成上半部分后,我一直没有动手写下半部分,一方面是因为下半部分需要的阅读量比较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中国通号收购凯发电气这事儿的确定性不算特别硬。不过仔细想想,我就是提供个思路,还是赶紧把坑填上再开新坑吧。

先来讲一讲中国中铁、中国铁建和中国通号的关系。

中国中铁,前身是成立于1950年3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工程总局和设计总局,1958年合并为铁道部基本建设总局,1989年7月1日,组建为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2000年9月,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与铁道部脱钩,整体移交中央大型企业工作委员会管理,2007年9月,经历股份制改造的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中国铁建,前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1984年1月1日,铁道兵部队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改称铁道部工程指挥部,1990年8月,组建为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2000年9月,与铁道部脱钩,整体移交中央大型企业工作委员会管理,2007年11月5日,整体重组改制设立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

中国通号,前身为铁道部下属通信信号工程公司,1981年,铁道部正式组建通信信号公司,2000年9月,与铁道部脱钩,整体移交中央大型企业工作委员会管理,2001年,更名为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公司,2010年中国铁路通信信号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成立。

从历史沿革可看出,三家公司都脱胎于铁道部,也都因为政企分离而自立门户,不过在具体功能上存在差异,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属于建设单位,中国通号提供的是通信服务。

虽然都曾属于铁道部,但三者的体量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中国中铁总资产1.36万亿,净资产3583.43亿,营收1.07万亿,归母净利润276.18亿;

中国铁建总资产1.35万亿,净资产3464.93亿,营收1.02万亿,归母净利润246.91亿;

中国通号总资产1089.43亿,净资产453.71亿,营收383.59亿,归母净利润32.75亿。

中国中铁与中国铁建的体量大体相近,相比之下,中国通号则显得比较渺小。

在2000年实现政企分离后,各家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家底殷实的央企国企们拥有比之前更大的自主决策权,不出意外地开始拓展多元化业务,其中一个最受欢迎的业务就是房地产开发。2007年2月14日,中国中铁旗下的中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成立。2007年4月20日,中国铁建旗下的中国铁建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与此同时,中国通号则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甚至还传出过与铁通专网合并的消息。直到2014年,通号贵州置业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中国通号才正式进入房地产开发领域。2016年1月27日,通号置业有限公司(下称通号置业)正式成立,标志着中国通号将在房地产开发业务上大展拳脚。

可惜好景不长,2018年2月23日,国务院国资委下发一纸公文,对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有限公司主业进行调整。调整后中国通号的主业为包括轨道交通通信、信号、电力、电气化工程的技术研究、设计、工程承包与设备制造;相关信息工程;上述技术在市政与房屋建筑工程上的应用。(调整前为轨道交通通信、安全及控制系统设备制造以及相关技术研究、工程设计及承包)另外,国资委还要求中国通号根据调整后的主业,进一步加强战略管理,聚焦主业,优化资源配置,积极推进转型升级,严格控制非主业投资,进一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严格控制非主业投资,意思很明确,就是在告诉中国通号:别再跟风搞房地产开发了,专心干好你的传统优势业务!

2019年6月10日,为顺利登陆科创板,中国通号决定向中国通号集团出售通号置业100%股权,交易对价约为2.54亿元人民币。从当时的公告内容看,通号置业2017年、2018年连续亏损,也难怪国资委紧急叫停中国通号的房地产业务。

房地产搞不成了,中国通号也只能乖乖听国资委的话,专心发展传统业务。中国通号的主要业务包括:

1)设计集成,主要包括提供轨道交通控制系统相关产品的系统集成服务及为轨道交通工程为主的项目建设提供设计和咨询服务;

2)设备制造,主要包括生产和销售信号系统、通信信息系统产品及其他相关产品;

3)系统交付,主要包括轨道交通控制系统项目施工、设备安装及维护服务。

这么描述可能不太清晰,那就换一种表述方式吧。铁路四电工程包括通信工程(铁路有线、无线联络)、信号工程(火车行车指挥调度组织)、电力工程(给铁路生产生活供电)和电气化工程(给火车行车供电),中国通号主要负责的是前两个,也就是通信工程和信号工程。

在资质方面,中国通号目前具备铁路电气化工程专业承包二级、三级资质,仅可以独立参与普速铁路电气化升级改造项目投标,如果想要参与新建项目投标,则必须与具备铁路电气化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的企业组成联合体一起参与。对于这一点,中国通号在科创板招股说明书中表露出了一定的进取心,原文是这么描述的:

下一步,公司将积极推进铁路电气化工程专业承包资质升级工作,提升四电施工综合能力,并开拓电力电气化核心装备市场,在现有业务基础上拓展新建高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等电力电气化工程市场,实现电气化业务由扩能改造向新线建设跨越。

简言之,中国通号目标拿下铁路电气化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并且能够独立主导四电工程。因此,对中国通号来说,就非常需要补齐自身在电力工程和电气化工程上的短板,这也是为何中国通号会在被国资委调整主业的当年战略入股凯发电气。凯发电气在2017年收购德国保富后,接触网和供电系统两块业务的技术能力达到国际水平,对中国通号而言,确实是个不错的并购标的。

即便抛开凯发电气拥有的技术不谈,在另外一个点上,凯发电气也能够很大程度地帮助中国通号实现目标,那就是——高铁出海

2009年,中国正式提出高铁走出去战略,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交集团、中国中车、中国通号、中国铁物等中央企业响应国家号召集体出海、通力协作。2015~2016年,中国铁路多家央企在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主导下,中标印度尼西亚雅万高铁、匈塞铁路等一系列重大项目,中铁总随后将这些项目中的通信信号工程项目交给了中国通号。这看似为刚在港交所上市的中国通号的出海事业开了个好头,但遗憾的是,2018年~2021年,通号国际连续4年都没有完成海外市场任务目标。

2018年,中国通号海外签约额仅完成9.51亿元,而当年海外签约额目标为35亿元。

2019年,中国通号海外签约额为24.1亿元。

2020年,中国通号海外签约额为14.89亿元,而当年的海外签约额任务目标是保30亿,争50亿。

根据中国通号2021年年度报告数据,2021年,中国通号海外签约额为21.98亿元,未能超过2019年水平。

中国通号海外业务拓展乏力,原因是什么?据通号国际相关人士,中国通号出海遇到的最大问题在于适应市场环境变化能力不足,投融资能力欠缺,不具备投资并购经验和能力,尤其在独立出海,拓展海外业务时凸显了上述业务短板,从而导致工程承包能力受限。

2013年7月,中国通号独立中标阿根廷萨缅托线(SARMIENTO)和米特雷线(MITRE)两条城铁信号系统改造工程。然而8年过去了,萨缅托线项目仍未交付。

2017年12月25日,中国通号签署伊朗马什哈德地铁3号线项目合同,合同总金额为3亿多欧元,约合26亿元人民币。但在随后的2018年一整年中,这个项目毫无进展,以致被外界质疑合同真实性。

中国通号出海业务拓展屡屡受挫,而凯发电气这边依靠着德国RPS(前身为德国保富),每年都能稳定收获海外订单。2017年约1.78亿欧元,2018年1.74亿欧元,2019年2.1亿欧元,2020年1.69亿欧元,2021年1.97亿欧元,虽然近五年增长量不大,但用来弥补中国通号的短板却是绰绰有余。

上述两点是凯发电气之于中国通号的重要性,那么对凯发电气来说,中国通号能够提供什么价值呢?

自凯发电气收购德国保富以来,凯发电气就一直很想将德国的接触网技术国产化后引入国内,2018年可转债募投项目之一——轨道交通牵引供电关键装备技术研发平台建设项目的目的正是将上述技术国产化。技术值得信赖,但国内能做这一块的并不只有凯发电气一家,凯发的对手都有谁呢?

主要对手有两家,一家是中国中铁旗下的宝鸡保德利电气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科创板上市公司高铁电气的控股子公司),另一家是中国铁建旗下的中铁建电气化局集团轨道交通器材有限公司

除上述两家外,曾经业内还有一家极具竞争力的企业,陕西飞轮高铁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西飞轮),2007年签署协议引进日本三和的接触网零部件产品,可惜在2017年未能顺利IPO,加之民营企业背景,股东资源有限,企业发展陷入停滞。

其实陕西飞轮的困局说白了就是没有靠山。国内的轨道交通建设基本被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垄断,这两家公司旗下都有各自配套的接触网产品及轨道交通供电设备研发、生产和系统集成产品生产企业。只要它们中任意一家拿下项目,相应的配套肯定优先给自家子公司,这一点通过高铁电气招股说明书也可知一二。

高铁电气在招股书中提供了2018年至2020年我国高铁及城轨市场供电设备招标及中标情况的相关数据,以中标金额计算,高铁电气在高铁接触网产品市场占有率约60%,在城市轨道交通供电设备市场占有率约50%。这还只是高铁电气一家的数据,如果再算上中铁建电气化局的份额,基本上就没有剩下企业什么事了。

凯发电气从德国引入先进技术之后将要面临的正是上述尴尬的竞争局面,与陕西飞轮同为民企背景的凯发,很难从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口中夺食,但如果由中国通号控股呢?想必竞争形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有所改善,虽然中国通号的体量不及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两个巨无霸,但毕竟也是堂堂央企,怎么也比凯发电气孤身挑战巨人要好得多。

综上所述,中国通号将凯发电气收入囊中对双方而言都会是笔不错的买卖,眼下正值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收官之年,在这三年里缺少明确动作的中国通号,是否会选择出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注:以上猜想与陈正灿、茅条玉两位牛散的持股情况可能有密切关联,从一季报看,两人虽有减仓,但减仓额度不大,后续仍可继续关注。另外,信承瑞技术有限公司新进前10大股东名单,据公开资料推测,该公司可能为凯发电气供应商,不知是否代表其对凯发电气的看好?

参考文章

1、路炳阳、李艳洁《中国通号26亿海外幽灵合同玄机》

2、路炳阳《萨缅托魔咒示警:中国通号阿根廷项目交付难局》

3、路炳阳《中国通号26亿海外项目一年无进展》

4、路炳阳《中国通号海外业务连续5年萎缩 轨交高端装备走出去过大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